故事:少帅对我一见钟情,隔天他就上门提亲,愿意做我夫人吗(上)

我良久没有见过冯亦舟,自从孩子没有之后,他再也不肯来。

关于那天的事,刘妈不时将听到的传言讲给我听——冯亦舟打了唐之龄一个巴掌,说戏班子是她请的,不要以为她动了什么手脚他不清楚,二姨太作为帮凶则直接被赶出了门。

我呆呆地望着天空,听到刘妈劝我:“姨太太还年轻,养好身子一切都会好的。”

我委曲笑了笑,想起我醒来那天他看向我的眼神,谁人微笑里藏着的彻骨寒意,他应该是恨不能杀了我吧。

过了半年,我的身体逐渐有些转机,才敢偷偷回家看我爹娘,我爹娘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只是以为我身体弱丢掉了孩子,难免宽慰我一番。

大概是看我一直闷闷不乐,我娘提议带我去花店看看花。

我是最喜欢花的,然则跟冯亦舟在一起之后我险些一盆花都没养过,我娘陪我来到以前经常去的花店,掌柜就笑着招呼:“哎呀,好久不见,快来看看我们店的新花,从德国引进来的君子兰。”

我便凑过去看,谁知一转身,便看到冯亦舟带着一位女伴似乎是在挑选什么花,正好转头向我看来,眼光淡淡。

我突然以为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忧伤,那时怔在原地。

我娘变了神色,有些气忿地盯着冯亦舟,他就撇下那位女伴朝我们走来,微笑对着我娘喊了一句:“岳母来了。”

我娘沉下脸看着他说:“冯少帅这是跟谁一起出来了?”

他神色稳定,伸手招呼那女子过来,“这位是我表妹,她刚到沈南,我带她四处转转。”边说边轻轻揽住我的肩膀,低头温柔地问:“你喜欢什么告诉我,我派人送抵家。”

我轻轻挣脱他的臂膀,说:“不必了。”

他一把捏住我的肩膀,微笑着说:“送几盆君子兰回去好欠好?我看你喜欢。”

他的手捏得我生疼,我险些委屈得快要哭出来,站在原地不知该如之奈何,他终于逐步铺开我,说:“我送你和伯母回去。”

我徐徐摇了摇头,“不必了。”

他却不允许我再说,叫人派他的“表妹”回去,又做了个请的手势先让我母亲出去,将我们送上了车。

我们在车上一言不发,我娘握住我的手说:“卿卿,他是不是对你欠好?着实不行就回来住,我跟你爹照顾你一辈子。”

我差点就哭出来,扭过头看着窗外,我娘更着急了,拍着我的肩膀说:“卿卿,你别哭,娘带你回家。”

我娘还想说什么,冯亦舟终于作声打断她,“岳母说笑了。”他转过头望着我,眼光深邃,“我对你欠好吗?”

在他的家里跟其余男子私会,替其余男子挡了一枪,害死了他的孩子,他却一点都没有追究,我似乎——没有资格说他对我欠好。

,

全讯网APP

全讯网APP是全讯网APP、皇冠最新网址的线路登入备用网址。新2皇冠备用网址提供多条新2皇冠最新、最快的登录线路,包括新2代理线路、新2会员线路,并提供新2皇冠最新网址APP下载。

环球UG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邯郸美食:故事:少帅对我一见钟情,隔天他就上门提亲,愿意做我夫人吗(下)
评论关闭

分享到:

AllbetAPP下载(www.aLLbetgame.us):《万疆》唱到热血沸腾,李玉刚却累倒在床,拼搏25年从托钵人一起逆袭